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入圍2020年蔡司攝影獎,他在“日常”中發現“非常”

入圍2020年蔡司攝影獎,他在“日常”中發現“非常”

图片说明:入圍2020年蔡司攝影獎,他在“日常”中發現“非常”,。

4月,主題為“超越視界-發現”(Seeing Beyond-Discoveries)的 2020年蔡司攝影大賽公佈結果。中國攝影師王攀憑借作品《如父如山》(Like a father like a mountain)入圍該獎項。《如父如山》(Like a father like a mountain)對攝影師王攀來說,大秦嶺不僅是一座山脈,更像是一位父親的輪廓。他以兒時與父親去秦嶺時的模糊記憶為線索,在父親去世三十多年後,自己也成為父親的那一年,開始走向大秦嶺,重返那座被稱為“父親山”的山脈,用三年多的時間拍攝瞭這座占據內心的“大山”。為什麼拍攝《大秦嶺》這組作品?王攀:秦嶺分為狹義上的秦嶺和廣義上的大秦嶺。狹義的秦嶺指的是陜西境內的秦嶺山脈,廣義的大秦嶺,西起青甘,東至豫鄂,北望長安,南接川渝。我成長於陜西秦嶺中段北麓外延的驪山腳下與渭河之間。記得幼年時曾好奇追問過長輩們,這座山的兩端究竟在哪兒?但是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因為他們始終沒能走過秦嶺所在的范圍。在我離開老傢——西安市臨潼區以前,背靠著身後的一座大山,看到的隻是眼前的一片天,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省會西安,始終沒能走出秦嶺所在的范圍,更別提綿延1600公裡的大秦嶺。想要瞭解大秦嶺是拍攝這個項目的起因,而真正付諸行動是源於對父親與日俱增的懷念,我的父親是在我五歲時便已離開瞭這個世界,在我殘存的記憶裡,他騎著自行車帶著我去秦嶺走親訪友的畫面片段一直在我心底不斷閃現。在父親過世後的三十多年後,在我也成為父親的那一年,想要立即動身拍攝的願望特別強烈,雖然是土生土長的陜西人,但也從想過有一天我會如此想要深入秦嶺試著去瞭解它。拍攝時的著重點是什麼?王攀:拍攝“大秦嶺”這個項目使我有機會深入大秦嶺,走向瞭這座大山的兩端,在旅途中想起瞭很多童年的往事,也將曾經消散的童年往事逐漸撿拾回來,重新審視自我的同時,也在試圖發現人與自然、人與環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我一邊遊走,一邊收集散落在大秦嶺之間的美好,一花一草,一人一物,一束光,一張臉,一個瞬間,一個轉角。這個選題想要傳遞給觀眾哪些情緒?王攀:“大秦嶺”隻是一個視覺的切入點,探討的是人與環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在拍攝這個選題時,我幾乎沒受到過“觀眾”因素的影響,完全遵循內心的感受,能進入視線的都是能在一瞬間擊中內心的畫面。這是一個完全私人的選題,飽含著太多的個人情感,模糊瞭具象的事物和面部,可以說跟“觀眾”無關,但又處處與“觀眾”有關,因為都是些司空見慣的人物和場景,一些不必留意的日常,如果能被情緒所代入,便可以成為內容的一部分。除《大秦嶺》系列,王攀還完成瞭許多組用中畫幅膠片相機拍攝的專題項目。2010年前後,還在媒體工作的他開始選擇中畫幅膠片相機拍攝,想著“跟過去的自己決裂,放棄之前在個人項目創作時的技術,抹去程式化的痕跡,希望能找到一種全新的表達自己的語言”。此後近10年,他陸續使用中畫幅膠片相機完成瞭《在人間》《小城系列》《大秦嶺》《渭水泱泱》《小鎮系列》等多個專題拍攝項目。選自《渭水泱泱》你使用中畫幅膠片相機完成過多個專題項目,它們之間是否有一條主線,或者說你在創作個人項目時,有沒有哪些普遍關註的主題?王攀:《在人間》的前身是《呼吸間》,也是我使用中畫幅膠片相機拍攝的開始,從根本上與一直習慣使用的 135 畫幅相機做瞭視覺上的劃分,一切回歸到傳統相機的“慢”,用平靜的心態去面對每一張底片,從現實中剝離浮躁,回避過去從事新聞攝影時所要求的瞬間感,去掉誇張的肢體動作語言。另外,隻用一隻定焦鏡頭的拍攝習慣也使得我在拍攝時多瞭更多走位和思考的空間。我的作品中並沒有宏大的敘事和場景,自己一直堅持以原鄉的情感不斷地回到故土行走、拍攝。我並不回避談論這一點,並且堅持這麼做。思念故鄉並沒有錯,所以作品一切從我的故鄉“臨潼”為原點展開,在表達個人情感與鄉土關系的同時,記錄正在發展變革的當下,城市化進程中人與自然,人與環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力求在“日常”中發現“非常”。從《小城系列》開始,《大秦嶺》《渭水泱泱》《小鎮系列》等幾個項目的拍攝都延續瞭這一點,在“慢”的同時,盡可能“平淡”。選自《渭水泱泱》為什麼會選擇使用中畫幅膠片相機創作這些作品?王攀:因為有膠片情懷,割舍不下膠卷。但最主要原因是前些年中畫幅數碼相機的售價太過昂貴,而且不便於街頭拍攝,對焦、存儲都沒有膠片來的快捷。還有一點,我不喜歡在拍攝現場回看照片,不想因為回看而錯失畫面和其他有可能拍到畫面的機會,希望拍攝過程盡可能不受到不必要的幹擾。在我看來,相機就是攝影師的視覺延伸。選擇不同的相機要看適合表現的題材,要考慮拍攝照片的用圖,還要考慮將來需要輸出什麼樣的品質,甚至印刷出版展覽的效果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跟便宜貴賤沒什麼關系,而且選擇相機也要看拍攝的題材是否適用,以及選擇彩色膠卷還是黑白膠卷,選擇何種畫幅比例。選自《小城系列》在你看來,在創作中,選擇不同的相機對於攝影師來說有哪些影響?王攀:我是用過好幾款之後才遇到適合自己的相機。開始時,我用腰屏取景的中畫幅相機 Pentacon Six TL,那時用慣瞭 135 相機的取景對焦,會覺得這個也太慢瞭吧,雖然這款機器出片相當銳利,但感覺還是挺笨重,時間長瞭頸椎也不舒服。後來,我又接觸到中畫幅旁軸相機瑪米亞 6,它和 135 相機拍攝取景方式一樣,6×6 畫幅也不用考慮拍橫豎比例,可以專註拍攝,所以用瞭好幾年,有瞭《呼吸間》。但因為 6×6 畫幅照片在刊物排版時不太好排,考慮到商業拍攝偶爾會用到中畫幅膠片,所以更換瞭現在一直在用的中畫幅旁軸相機瑪米亞 7 II+65mm F4 鏡頭,比較順手,在街頭拍攝也不會太惹眼,沒有太強烈的侵略感。現在外出,我還會隨身帶一臺雅西卡124G當作備用機,但用到的機會不多。選自《小城系列》什麼樣的場景會更吸引你去記錄?你如何定義自己的拍攝風格?王攀:在日常生活中,那些充滿隱喻的非常態畫面會更吸引我。魔幻現實的開放性敘事畫面具備多層次閱讀空間,我不關註單一事件,而是拍攝由個人主觀思想構成的故事內容,尋找易被忽視而終將消失的。我希望觀者能從我的作品中讀出不同的信息,因而,我並沒有限定某一種攝影風格來約束自己,隻講“平淡”貫穿始終,力求在攝影門類中融會貫通一種屬於自己的視覺表達語言,可以不高級,但不能落俗套。選自《小鎮系列》一般來說,拍攝一部作品,您如何選題、跟進和完成?王攀:我的選題要靠興趣點支撐,否則難以堅持關註。一旦確定拍攝主題,我會從歷史文化、發展脈絡等不同緯度去考量選題是否具備拍攝價值以及後期傳播價值,可操控執行的空間有多大,並尋找網絡上現有的視覺參考,整理出拍攝內容,以及需要關註的點,找出關鍵詞來勾勒一篇稿件的佈局。這樣,就能做到在任何陌生的城市和空間不至於空手而歸,都有東西可拍。選自《在人間》對於專題拍攝而言,在你看來,最重要的部分是什麼?王攀:故事的講述者必須具備敘事能力,知道該如何控制節奏,營造氛圍,從選題、拍攝、編輯,到最後呈現一個完整的故事,都應該清楚選擇什麼樣的敘事方式,用什麼樣的結構和方法。隻有深度瞭解選題,才能無限地接近核心內容,拍攝到決定性畫面。我一般采用散點式拍攝刻畫人物群像,表現環境與人物主體的關系,從而表現情緒和氛圍,即用多個點去呈現一個面。而這樣的工作積累要得益於之前17年的新聞媒體工作閱歷和視覺訓練,在短時間內抓住一座城市的脈搏、個體的內核。本文部分節選自《攝影世界》2019年12期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无码成人家族电影_小日本AV无码在线_国内乱伦手机在线白花花的大肥臀--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入圍2020年蔡司攝影獎,他在“日常”中發現“非常”

文章地址:http://www.mojaam.com/article/46.html
有关热门【入圍2020年蔡司攝影獎,他在“日常”中發現“非常”】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