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兵临城下《美国丽人》:中年危机的涅槃,浅析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的经典历史小地主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邵氏武侠电影大全国语_星时空电影网_有宋如燕什么电影--老版聊斋画皮电影资讯网

事实真相往往会出乎意料,也许你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真正的美好。


1999年反映美国中产家庭众生像的电影《美国丽电影兵临城下人》上映当年获得无数好评,这部第7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展现了隐藏在美国社会光鲜电影兵临城下亮丽外表下的不堪,在嘲讽之余却让我们看到了追求自我的心理历程。


如同剧中那个被抛弃的塑料袋,随风起舞,不知归宿在何方,无言的诉说着人生的无奈和无助。当你带着面具生活时,一切正常,当你回归本我时,貌似脱离了轨道却是走向毁灭。


富裕的中产生活伴随着玫瑰花的香气,依旧解决不了内心的冲动,从超我到本我的回归在世俗中注定是场悲剧。


玫瑰有刺,依然值得向往

《美国丽人》这部电影是世界一流舞台剧导演门德斯的电影处女作,在众多剧本中,他选择了《美国丽人》作为进军影坛的初战,并且一战封神。


以此为契机,此后也是佳片不断,《毁灭之路》电影兵临城下、《革命之路》及两部007电影让他成为好电影兵临城下莱坞炙手可热的导演之一。


在这第一部电影中,他深受舞台剧道具独特性的影响,所以影片中那无所不在的红色玫瑰特别显目,让人难以忘怀。


如同电影的英文名American Beauty一样,玫瑰花作为表达爱情之花的不二选择,一直是美丽的代名词,这种美丽与剧中生活的沉闷和所谓的精致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是玫瑰本身也是有刺的,若是一不小心,可能这种刺不仅仅刺痛别人,也会刺痛自己,当你一往无前的去采摘玫瑰时,生活也许变得多彩,但是玫瑰如血也会如影随行。


主角莱斯特是个遇到中年危机的老男人,事业无起色,生活对于他就是朝九晚五,混吃等死,影片以他的一段自述开始,他的生活就是死气沉沉,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哪怕院子里开满了妻子种的玫瑰花对他而言属于无聊之事。


但是玫瑰花却在他的身边不断出没,直到一朵艳丽的玫瑰花开放在球场上时,莱斯特第一次感受到了美丽,他的中年沉闷的生活从此有了玫瑰的色彩。


这朵带刺的玫瑰就是女儿的同学安吉拉,从此他好像回到二十岁,知道对方喜欢强壮的男人,开始跑步、拿起哑铃锻炼身体,希望能电影兵临城下够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却不知道,对方却想用他来试试自己的魅力,结果一场玫瑰之旅就这样发生了。


这部电影的主色调是暗色系,影片的开始就是冬日光秃秃的外景,主人公一家三口吃饭时精致的餐厅场景,还有夜晚的场景在其中占据着很多的篇幅,但是在这些场景当中,除了黑暗之外,无处不在的则是红色玫瑰花,在暗淡中透露出一点火热和生机,连莱斯特的艳梦里也是玫瑰花唱主角,美女和火花的花瓣留下影史上经典的一幕。


玫瑰还在继续,红色的玫瑰即是爱情也是鲜血的颜色。最后当杀人者从他身后悄悄摸过来时,从真实的玫瑰花到墙壁上被杀后血红的血迹,完成了红色玫瑰的回归,玫瑰的红即是莱斯特内心梦想的美好,也是死亡的安魂曲。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人,总得要为真实的自己活那么一回,这种活并不可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秒钟的闪回就是永恒。


超我、自我到本我的回归

1923年,弗洛伊德提出了本我、自我及超我概念:"本我"(完全潜意识)代表欲望,受意识遏抑;"自我"(大部分有意识)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超我"(部分有意识)是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


后世有人认为,弗洛依德的贡献最重要的是创立了精神分析学说,而精神分析学说的构建是由本我、自我、超我三个概念来完成的。


这三个概念最终完成了弗洛依德完整的人格理论框架,可以说在心理学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美国心理史学家E. G. 波林说,如果谁想在今后三百年里写一部心理学史而不提弗洛伊德的名字,那就不可能自诩是一部心理学通史了。


电影作为第七艺术诞生以来,从简单的纪录生活片到现在故事片为主的时代,人在其中已经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对于人性的各种分析、选择及复杂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我们都爱听故事,而在故事中可以看到人性的种种复杂性,而这部电影的迷人之处,则是如同剥开俄罗斯套娃一样,展现了脱去了所谓中年危机伪装之后的最底层的原则,本我就在其中跳舞。


如同弗洛伊德认为的,本我是指原始的、与生俱来的潜意识的结构部分,其中蕴含着人性中最接近兽性的一些本能性的冲动。它按照快乐原则行事。


所以,当《美国丽人》的主人公寻找到本我的那一点冲动之后,我们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如何凤凰涅槃,让我们看到人性中的美好与无奈。


层层外衣下的本我

有人说的,人们藏起不愿接受的"本我","自我"便穿起各种各样的伪装,在追求"超我"的人生道路上,跳着孤独压抑或偏执绝望的舞。


在《美国丽人》这部电影中,饰演莱斯特的演员凯文·史派西曾谈过对于这个角色的认知:


我认为莱斯特与很多美国男人如出一辙,起初他们生活意图明确,可在人生脉络中,他们的想法被压制了。生活中的某个瞬间让莱斯特想起了他原本想要的一切,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缺乏诚实和交流,他无法道出实际感受和意图,沉睡已久的他再度觉醒了。这不是中年危机,而是一次重生,他开始意识到生命是多么宝贵,尽管这顿悟有些为时已晚。


为什么在女儿的眼中莱斯特总是色迷迷的看着其他漂亮的女人,但是却没有做作任何出轨的实质行动呢?因为他内心的那点渴望被世俗压抑住了,从某方面来说,他想做一个合格的父亲和丈夫,这是世俗的中产阶段全部如些行事的。


但是内心深处却总有冲动想突破,只不过这种突破还没有被真正的玫瑰花打动罢了,一旦找到触发的时点,一切伪装就此解体了。


所以当安吉拉在球场上跳舞时,她身上的那种青春亮丽,那种天然的美给莱斯特带来了无限的冲击,导演在这一段中的场景特别进行了渲染,在他的眼中,热闹的赛场只剩下他和她了,而她却在为他一个人狂舞,这一次玫瑰花盛开在莱斯特的心中。


在影片中,我们看到这种对于本我的压抑不仅仅是主角莱斯特一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渴望,但是这种渴望却在世俗的规则或者他人的目光中穿起了一层层外衣,直到变得面目全非,找不到生活的意义,也就如同莱斯特一样感觉到死气沉沉。


莱斯特的妻子也很焦虑,身为中介的她手中的房子却一直卖不出去,在外面强壮积极、乐观,连在老公面前都不会表现出脆弱的一面,而到了售卖的房子里才敢哭一会,而她对老公又充满了世俗的期待,希望对方能够事业有成,看不到这种世俗的希望时,转而和成功的男人上床,这样才能寻找到一点内心的安慰和激情。


莱斯特的女儿十分叛逆,总是感觉到父亲看到任何女人都是色迷迷的,甚至希望有人来结束他可怜的生命,她以父亲为耻,她也看不到生活的意义所在,直到遇到一个完全处在本我当中的Ricky。


Ricky是他们的邻居家的男孩,每天拿着一个录相机四处拍摄,感受生命甚至非物质的美好,一个四处飘落的塑料袋在他的眼中也是十分美好的存在,但是他在其他人的眼中则是怪胎和精神病人。


为什么Ricky最后面对躺在血泊中已经死亡的莱斯特微笑,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睛中感受到对于本我的发现和解放,明白对方终于寻找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欲望,那就是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如同莱斯特在最后拿着一家三口的像册一直说的:man,or,man。


Ricky的父亲看上去如此强壮和霸道,然而他去是羡慕隔壁的那对同性恋人,因为他自己就是个同性恋,然而却不敢迈出那关键的一步,因为他还是活在自我的牢笼里,无法正视自己的内心欲望。


人刚刚出生时,只知道吃喝睡,饿了就哭,这些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慢慢长大受到各种教育之后,开始接触世俗的种种渲染,世俗自有一套行之有效称之为伦理和道德的规范,在这些规范之中,本我会往后退缩。


如同有心理学分析的那样,若个人承受的来自本我、超我的外界压力过大而产生焦虑时,自我就会帮助我们启动防御机制,这些防御机制有:压抑、否认、退行、抵消、投射、升华等等。


面对这种外界的压力,不是所有人都会顿悟,而当莱斯特和安吉拉马上要成就好事时,安吉拉却说她是处女,以前所有的酷和声称许多的性经验其实是假装的,莱斯特此时才真正顿悟了,他并不是一个色鬼,他要追寻的是生命的意义,而不是一时的极乐。


《美国丽人》讲述了一个美丽如玫瑰般花香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种种不堪,同时也体验到真正面对本我时的那种美好。


正如人们说的,生活中不缺少美,只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若是没有这种发现美好的心灵,哪怕玫瑰花天天摆放在身边你也感觉不到它的芬芳,若是拥有这种发现的心,哪怕一只随风飘荡的塑料袋也能感受其中的美丽。


世界这么美,不该一直生气,有时候一次看完会无法承受……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别担心,有一天你会明白。


只是,我们真的能明白吗?